<del id="t3plz"></del><th id="t3plz"><video id="t3plz"><span id="t3plz"></span></video></th>
<ruby id="t3plz"><video id="t3plz"></video></ruby><th id="t3plz"><dl id="t3plz"><span id="t3plz"></span></dl></th>
<th id="t3plz"></th>
<strike id="t3plz"></strike>
<address id="t3plz"><th id="t3plz"><noframes id="t3plz">
<progress id="t3plz"><video id="t3plz"><span id="t3plz"></span></video></progress>
<th id="t3plz"><video id="t3plz"><strike id="t3plz"></strike></video></th>
<strike id="t3plz"><video id="t3plz"><ruby id="t3plz"></ruby></video></strike><span id="t3plz"></span>
<th id="t3plz"><video id="t3plz"></video></th>
<listing id="t3plz"><thead id="t3plz"><address id="t3plz"></address></thead></listing>
<span id="t3plz"></span><span id="t3plz"><video id="t3plz"></video></span>
<th id="t3plz"></th>
<span id="t3plz"><noframes id="t3plz"><strike id="t3plz"></strike>
<th id="t3plz"></th>
<span id="t3plz"></span>
<strike id="t3plz"><video id="t3plz"></video></strike>
<th id="t3plz"><noframes id="t3plz"><span id="t3plz"></span>
<span id="t3plz"><video id="t3plz"><strike id="t3plz"></strike></video></span>
<span id="t3plz"><video id="t3plz"></video></span>
<span id="t3plz"></span>
<span id="t3plz"></span><span id="t3plz"><video id="t3plz"><strike id="t3plz"></strike></video></span>
<span id="t3plz"></span>
<span id="t3plz"></span>
<th id="t3plz"></th><span id="t3plz"><video id="t3plz"><strike id="t3plz"></strike></video></span>
<span id="t3plz"></span><strike id="t3plz"><video id="t3plz"></video></strike>
 
|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王邦直

王邦直

关键词:王邦,王邦直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即墨在线
  • 电 话:
  • 网 址:http://www.mgkt.tw
  • 感谢 sdjm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6468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明代律学大师王邦直创作的《律吕正声》,近年来成为音乐界研究的焦点,然而只是在十余年前,历史资料?#35874;?#25214;不到这位即墨籍音乐大家的生卒年月。1999年,一次偶然的闲谈,他的名字首先进入了几位艺术学者的视线。十多年来他们顺着古籍中的只言片语,步步探索,寻根问源,通过一本族谱找到了在城阳惜福镇小庄村(今小庄社区)生活的王邦直后人,这才拨开历史的尘埃,将这位五百年前的律学大师一生的足迹呈现在人们眼前。

  家谱中发掘出的音乐大家

  1999年深秋的一个夜晚,刘新海、张桂林、王守伦等几位山东省音乐界的专家在?#40644;?#35752;论清初诗人王士祯所著的《池北偶谈》一书时,被书中一段关于即墨人王邦直的记载所吸引。虽然书中只用了寥寥百余字来记述王邦直的一生,但几位专家却?#40644;?#22312;律学上的贡献所震撼。王邦直究竟是谁?生于?#25991;?#20309;月?又是什么契机铸就了他的《律吕正声》?带着这些疑问,几位专家展开了对这位律学宗师长达十年的?#21543;?#20221;认证”。

  ?#20204;?#23707;科?#21363;?#23398;原副校长、现潍坊学院?#25788;?#29579;守伦教授的话来讲,前期对于王邦直的研究就是“两眼一抹黑”,因为史料记载不详,甚至连王邦直的祖籍、生卒年月、人物生平都不清楚,这研究又从何谈起?十年来,通过反复对相关古籍、史料的研究调查,顺着史料中的线索课题组先后前往?#26412;?#29976;肃、河南、河北、台湾等地进行考察,虽对王邦直的生平有了一定了解,但?#35789;?#32456;没有重大?#40644;啤?#23601;在这时,一个来自淄博的长途电话给专家们带来了新的希望。

  “打电话的这个人叫王?#28216;埃?#26159;?#26377;?#24196;社区到淄博发展的王氏后人,当时他在网上看到了?#40644;?#20851;于王邦直的论文,文中对其祖籍有争论,所以辗转找到了作者王守伦,向他提供了一份王氏族谱。”小庄社区党支部书记王修训告诉记者,正?#20146;?#35889;中关于王邦直平生的记载,才让这位律学宗师终于有了?#21543;?#20221;证”。

  王邦直,字子鱼,号东溟,即墨人,?#40657;?#22823;夫王吉的后裔。明嘉靖年间,以岁贡出任盐山(今属河北省)县丞。他为官耿直廉洁,任职期间,曾变卖祖产以补充开销。曾?#21543;?#20070;言事,极切?#21271;住保?#24402;纳十条对当时社会现实问题的建议与意见,世称《恤民十疏》,得到隆庆?#23454;?#36190;赏,但后遭奸佞所忌,?#35805;展?#24402;里。王邦直回乡后,在镜镕 山下筑一小阁,自居其中,精心研究声律。他广泛收集我国历代音乐著述,进行探索比?#24076;?#21382;时20年,足不出户,终于撰成律学著作《律吕正声》,全书共60卷。此书援引浩繁,对明朝以前我国声律学的发展历史进行了考证和阐述,并对律吕相应等声乐理论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明万历年间,翰林周如砥将该书收藏于国史馆。王邦直生于1513年,卒于1600年,其后人分布在今山东即墨王圈、索戈庄等地,直系后裔的一支今生活在城阳惜福镇街道小庄社区,全村800余名王氏村民都是王邦直的后代。

  孝敬母亲写下百首《黄鸟诗》

  据小庄社区《王氏族谱》记载,王邦直系古琅琊郡皋虞王氏世家。自其先祖一世王守信至今传二十五世。王邦直祖父王佐,字翰之,明成化年间举人,署山西忻州学正,曾建“飞黄坊”于即墨城关南北大街。其父王镐曾任山西临县训导,后任山西临县教谕,著有《漷 县志》、《临县志》,殁于任所。王邦直为王氏的第八世。

  在专家学者们的足迹来到小庄社区之前,虽然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王氏后人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八世祖在中国的律学史上占有怎样举足轻重的地位,也不清楚?#29486;?#30340;这部巨著对中国的文化传承有着怎样重要的作用,但在小庄王邦直却以另一个身份被后人传颂着 王氏家族的大孝子。

  王邦直是父亲王镐的独子,所以自小父母便把全部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特别是母亲李氏对他更是疼爱有加。王邦直也十分争气,自幼天资聪颖,文思敏捷,且与父母的感情十分深厚。在王邦直十八岁那年,李氏患病去世,王邦直悲痛不已,常常半夜醒来与父亲抱头痛哭。在父亲的鼓励下,王邦直开始用诗歌的?#38382;?#25234;发对母亲的?#23492;?#20043;情,前后用了半年时间创作出了百首《黄鸟诗》,句句情真意?#26657;?#21696;思跃然纸上。“天经地义应孝亲,慈母本分看家门。教诲在理胜圣人,仁义道?#24405;?#22312;心。”“失去?#34903;?#24904;母贤,报恩之日犹未晚。睡梦之中常相见,醒?#35789;鏊登?#27597;?#30149;!?#33267;今这些感?#35828;?#35799;句仍在小庄流传着。

  赤脚2000里为父亲扶灵

  王邦直的孝心感动了众乡邻,也让父亲王镐备感欣慰,此后他与儿子相依为命,终身没有再娶。而他死后,王邦直千里赤脚扶灵的行为,也被王氏一族传为佳话。

  王镐47岁那年参加乡试中了头名,?#28909;?#39034;天府漷 县训导,八年后又升任山西临县教谕,一直从事教育工作。由于长年的劳累,王镐落下了一身病痛,在临县任职没几年就病情?#21448;匚源膊黄穡?#20182;自知时日无多,便差人送信回老家通知王邦直来见,交代后事。

  王邦直接到书信后,内心焦急,快马加鞭赶往临县,只可惜山东山西路途遥远,虽然王邦直日夜兼程,当他赶到临县时,王镐已经咽气,棺已盖顶。父子二人没能见到最后一面,王邦直因伤心过度,当场哭昏了过去。隔天,王邦直收拾好父亲的遗物,扶灵?#19979;罰?#23558;父亲的灵柩接回老家安葬。

  按?#31449;?#26102;的民俗,父?#24863;?#19990;这天起,大殡七天,小殡三日,出殡前,儿女不仅要披麻戴孝,而且儿要光着脚留着须,女要披?#39134;?#21457;,一日三餐还要上土地庙焚香报名(俗称报庙)。意思是让后人牢记父母养育之恩。所以,王邦直决定一路赤着脚步行两千多里,护送父亲的灵柩。因王镐在世时,为官清廉,为人耿直,遍地桃李。他的学生凡是知?#26469;?#20107;的,都在?#39134;先?#39321;焚纸拜祭恩师,王邦直就沿途替父亲跪地叩首谢孝。一路走来?#25151;?#30772;了,脚底也起了大血泡,磨破后血水未干又沾上土,化脓发炎,疼痛钻心。但他用布条缠上伤口又继续?#19979;貳?/p>

  几番艰辛,终于回到老家安葬了父亲,但还有一事令王邦直犯难,那就是父亲生前曾留书交代,希望能让即墨大学者蓝田为自己书写碑文。可当时清贫的王家与名门望族的蓝家地位悬殊,此前又无往来,这可怎么请得动在朝为官的蓝大人提笔赐字呢?虽然明知此事?#23547;歟?#20294;为了完成父亲的遗?#31119;?#29579;邦直心一横,身戴重孝,泣备厚礼,登门拜?#27515;?#24220;。起初蓝府并?#35805;?#20182;当回事儿,王邦直吃了几次闭门羹,但还是每天一早就到蓝府门前跪拜,烈日当头?#36824;?#23601;是一天,水米未进却丝毫不动。王邦直的诚意与孝心最终打动了蓝田,遂将王邦直迎进门来,为其父撰写碑文。

  自己出钱贴?#26500;?#24220;开支

  为?#36153;?#29579;邦直的足迹,课题小组走遍了十余个省市,在史料中查阅到哪里有线索就到哪里,发现哪里有王氏的后人就去哪里。据研究发现,王邦直40岁进京考取功名,到1568年?#23637;?#36820;乡,在他做官的15年时间里,盐山县是他任职最久的地方,因此这里也是研究王邦直的必经之处。

  王修训就曾跟随课题小组到盐山县进行考察,在当地的史志上,至今能够找到王邦直留下的印记。“王邦直任县丞时,正是盐山县经济凋敝,百姓生活贫苦的时期,据史料记载,连当时县衙都到了"门窗破烂难避风,屋顶看天不避雨"的程度,就更不用说百姓的日子有多难过了。”王修训说,由于多年积弊,官府收入十分有限,为了改变这种状况,王邦直自掏腰包,变卖家乡的田产用于补贴衙门的支出。正是因为他的清正廉洁,秉公执法,让当地老百姓在短短的几年间就熟知了这位青天大老爷,而当地也流传着不少关于王县丞勤政为民、铲除恶霸的传说故事。

  传说,王邦直到盐山县走马?#20808;?#21518;,马上上书朝廷?#20174;?#27665;情。看着破败不堪的衙门,为了能够尽快办公断?#31119;?#20182;把自家?#30331;?#30340;东西都变卖了,给衙役们补发俸禄,又找来工匠修葺了衙内。把县衙的工作领上正轨后,王邦直也没闲着,他换上便衣开始在县城里四处巡视。

  几天下来,他发现了件怪事,城里有一家鞋?#26657;?#34429;然规模不大但店面整洁,鞋子做工也算是精致,但几次路过?#21019;游?#35265;店里有一桩生意,出于好奇,王邦直决定进去看看。见主顾上门,老板连忙热情招呼,打发自己的孩子又是倒水又是伺候着试鞋子,王邦直觉得鞋子满意,于是掏钱要买,可这时店老板面露难色,支支吾吾说不出个价格,最后只挑了一块碎银子收下,并告诉王邦直出去千万别说这鞋是在他的店里买的。

  “这就奇怪了,别人家做生意都是知道的人越多越好,你这怎么还怕说呢?”王邦直心中生疑,店老板见他一脸正气于是道出实情。原来这城里有一恶霸名?#23567;?#30422;地虎”,纠结了一群地痞流氓经常欺压百姓,过去自己店里生意好,他每个月?#23478;?#19978;门征收地铺?#22467;?#32780;且他家?#36824;?#35841;过生日,商铺都得随礼钱,否则就得倒霉。“我这小铺子要养年迈的老娘,生病的老婆,几个孩子也都得张口吃饭,拿不出那么多钱,他就威胁周围的百姓不准买我的鞋,搅黄了我的生意。”听完店主的诉苦,王邦直?#21442;?#20102;一番起身告辞,心中已有了主意。

  回到县衙,他就召集师爷、衙役,让他们?#20146;?#25913;扮后?#21483;?#21435;这家鞋店买鞋。这“盖地虎”果然消息灵通,?#36824;教?#23601;听说小鞋行又有了生意,一早就堵在店门口向店家收地铺?#22467;?#19981;给就要砸店。这一切早被埋伏在周围的衙役看在眼里,见时机成熟立即上前将一伙恶霸抓去了县衙。开堂审讯那天,老百姓把衙门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群情激奋,恨不得把这“盖天虎”撕成碎片。在众?#35828;?#25351;证下,“盖天虎”终于被正法,王邦直为盐山县除去一害。文/图 城市信报记者 黄默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即墨!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17186783661 传真: ?#27663;洌[email protected]
地址:即墨市嵩山一路278号 ?#26102;啵?66200
Copyright © 2004-2019 即墨在线网站运营中心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京ICP备09021873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江苏快三精准计划网